早上醒得太早,五点四十一分。
然后意识半迷蒙半清醒间就开始思考悲和喜的问题,似乎有了一些和以往不同的认知。
我大概也是最近才发现,可能喜之于我,除了彼时之欢悦外,更大的意义在于,它停留得很久。也就是说,不论多少年后身寄何地,逢遇何境,举凡想起,就是温暖。
至于悲么,咽一咽,总会忘的。

然后就沾沾自喜,有个乐天的好性格。实在是Very Good。

评论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