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未必高,而和依旧寡。有时候偏又得刻意地赋其高意,因为情绪实在是个极私人化的东西,写出来不过一抒己怀,图个扬眉快意,心里笔下叫嚣着的都是干卿何事。唉,这种渴望被人知又藏着掖着不愿被人知,至少不愿如此轻易为人知的心理哟,磨煞人也。

评论(7)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