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存词】锦绣与灰堆

这是个假叛逆,真渴望独立与自由的故事。


《锦绣与灰堆》


曲:情无独钟

词:濯我缨


早上醒来的时候,右眼角有撕裂般的痛楚。摸了摸眼角,大概是昨夜梦里的那朵桃花终于开了罢,她想。

至于昨夜与父母针锋相对时的难堪与那一句直砸入心底的“废物”,好像已落入尘土,消弭无迹了。



我睁眼已白昼,“是灰堆还是锦绣?”

大概人前风流,佯装着还豆蔻,哪管这身后多险陡


英雄可有闲愁?可要应对人群坏气候?

转身关山一走,再见已是万万经年后


我没绝世理由,只好站在风口

等着浪尖把我蜃景戳透

也曾拔剑相斗,奈何奈何涩锈

囿在滔天风波里消瘦


囫囵过几个秋,日落后独上高楼

迎风眼角似裂口,昨夜桃花西走,遁身作眼尾一抹红


英雄可有闲愁?可要应对人群坏气候?

转身关山一走,再见已是万万经年后


我没绝世理由,只好站在风口

等着浪尖把我蜃景戳透

也曾拔剑相斗,奈何奈何涩锈

囿在滔天风波里消瘦


我非山林草寇,也没消愁烈酒,只能冷眼旁观天下袖手

坦言如同献丑,可怜换取温柔,无双傲气消磨在寻常怨艾里头


倘我能自在游走,管它灰堆锦绣


End.

评论(3)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