撞碎了心頭白月光,少年伏在閣樓的窗台上,有些許痛快,也有些許落寞。

评论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