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很久以前起,我便說自己是個嗜甜如命的人。
但是朋友們啊,我所喜歡的甜並不是那種從一而終,好像煥發著無限活潑氣息與少女感的傻白甜。
我喜歡的,是那藏匿在大悲之中的,零星甜意。
⋯⋯
零星已足。

评论(2)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