保留記憶的方式

小辰光很喜歡聽外婆家那台舊鐘的聲音。
安靜的夜裡,每一秒都充盈在耳畔,成熟的、穩重的、亙古的。
長大以後逐漸沈溺於聲色犬馬,活得很是喧囂風火。大概只有在某個慵懶閒散的午後—— 聽小十一端正坐著練琴的時分,當年的秒聲才在節拍器的機械運動裡一點一點復蘇鮮活。

噓,快別說話啦。

评论
热度(4)